reddish小红

日常爱改名字

我在群里等下一轮啦!喜欢搞冷cp

极光:

【极光企划·第一期】声入人心冷cp联文活动






一个月,三十天,七百二十个小时




笔尖在纸上划过,手指亲吻上键盘




请跟随我们一同找寻极光下的浪漫








本次联文共三十位老师参与,总计28个cp




在未来一个月里,我们将见证一个又一个未知却柔软的爱情




本次联文将全部更新至#极光企划 tag中,善用订阅功能才不会错过老师们的更新哦❤️








特别感谢:




海报制作: @人工智能酒十九 


三十题梗源: @WX 

全世界互攻玩家团结起来

山海有龙:

转载开了


我有时候在想,会不会我们互攻党不够兴旺的原因是我们不够过激呢?


无论什么观点总是过激的比较容易被注意和记住吧


中间派就会成为沉默的大多数


到最后反而是只有过激的言论可以被当成天道王道说出来,这个也行、那个也行的,最后就不得不顺从于某一派过激,或者根本不再说话了


我们互攻党的生存空间其实很小啊!


云已经他妈这样了,你他妈平胸而论真的没有一边是大势的,没有的,谁他妈在哪儿再怎么舞也没有的。我入坑一个月的时候喜不自胜,这个cp的名字就天然无差,这是怎样一个互攻friendly的cp啊!!!然而现在他妈的还是要撕,他妈的,如果云都这样了我还能去哪儿,靠,世界这么大何处是我家


我真的最近每个月都有十几天想成为过激互攻党


所有不逆的都是我逆家的那种


让所有的铁血xx远离我的快乐星球


拒绝所有的攻受分明、男女分明、夫妻分明、……分明


我们要泥受,也要泥攻


让每一个男人、女人,成年人


享受用任何器官xx的权利


为爱做零与含泪做一都是像交税和死亡一样无法避免的事


不要再因为一个人的籍贯、身高、腰围、喉结剥夺他的前列腺了!


一个人能拥有的快乐难道还不够少吗?


如果你跟我说北京女的不能当P


我也要站出来维护我的天赋之权!


如果他妈的所有不逆党都有过激阵线!


互攻党是不是也得有人发出一下自己的声音!


再渺小也他妈要奔跑!!!


世界上就我一个人我也得说!!!


bisexual是一种稳定的取向!


互攻是一种稳定的cp观!


I’m so fxcking sick of this fxcking dichotomy shit


全世界互攻党


团结起来


Today for you


Tomorrow for me

文章已经删除,我考虑不周,最主要的问题不是出在三人行,而是朵朵给人的印象是初中生,且lof作为公开平台没有年龄分级,AU设定和我标注的R21分级是无效的。这篇文不会重发也不会更新,我也不会再写朵朵相关CP。

 我也不再难过了,因为天气终于好了。

但我还是要保留一下我之前的辩解(虽然是无效的),主要是当时骂我的人基本没有说到重点,我需要记住当时的场景。总觉得这件事可以思考的地方有很多。

同时也要再次强调,我的神经症(生理问题)和我的神经病(性格和价值观问题)是基本无关的,和我写文的问题更加没有关系,放在一起写的原因是因为当时有人拿抑郁症来人身攻击我。我也解释了我和很多抑郁症患者不一样,我懂得通过诉说我的病痛来减轻自己的痛苦。

非要说我是卖惨的话……那就是吧……反正犯错了,也删了,希望还想骂我的人理智一点,像底下评论里的这位一样,讲讲道理,不要一上来就爆粗。


-----------------------------分界线-------------------------------

我这篇文里朵朵设定为大学刚毕业的女生,也就是22岁,她是主动做出选择。

没有打启朵Tag是因为第一章还没有启朵,启朵是暗线,到最后才会揭开,但我如果补发的话会补。

 

写那么多预警并且外链是为了避雷、更自由的创作,并不是文真的通篇都是那些内容,反而是通篇都在解决“这样的关系他们如何合情合理地在一起”的问题,比如刘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所以不认识自己的爸,即使相认了也没有产生父子感情;比如修改说明之前还预警了粗话,但其实只是刘启说话比较直接,粗话可能只有几个词。

 

也不是说我有多冤枉,截图也是为了提醒自己进行思考吧。可能刚才因为截图被屏了所以也删了,大概内容就是评论说我带 tag不对,抹黑抑郁症之类。

 

我之前没听说同人文不要打原电影tag,刚看到评论的时候没反应过来,毕竟lof也算一个同人社区;可能因为流浪地球这个现象级产品状况比较特殊,我后来思考以后也能理解大家的要求。


关于抑郁症这个事嘛……是真的,写文是我唯一没有因为抑郁症而变得讨厌的事情(属于兴趣下降的症状),纯粹是为了转移注意力,所以我说更新随缘,就是因为可能哪天又没兴趣了。

 

病例诊断也是有的,就是不在手边。抑郁症这个事情是随口提一嘴,是为了“战略上藐视它”,就跟人说“最近感冒了”“最近眼睛发炎了”一个性质,没有代表其他抑郁症患者的意思,我也不只是抑郁症患者,这只是我自己的一个小部分。

 

然后我说“评论越多更新越快”,是因为“抑郁症患者需要很多社会支持”这一条,大学时老师就讲过,很多抑郁症的治疗其实归根结底还是要帮助患者建立属于自己的社会支持系统。所以我很需要很多的鼓励,我把这说出来也算是一种自救吧,其实说出来也是很难的,我一直希望能像很多别的太太一样酷,能不在乎热度。

但我真的不能代表其他抑郁症患者,我很多毛病可能不是因为抑郁症而有的,如果有病友觉得受到了冒犯,郑重表示抱歉。

 

抑郁症也是千人千面,有的得了抑郁症但你平时根本看不出来,有的会以抑郁症为耻,还有的讨厌自己的同时也讨厌其他病友;我因为中学就生病了,同时身边有重要的朋友也是病友,所以大学学了心理学专业,后来会积极倾诉,同时努力进行自我调适。比如现在的啰啰嗦嗦其实我是说给自己听的,要提醒自己,抑郁症没有什么丢脸的。

整理旧文的各种草稿,当时没有wps可以在线直接编辑的功能(或者是有了但我太土不会用),在不同地方写的时候每次都要把文件从电脑到U盘或者手机倒来倒去。有时候懒得倒或者忘带U盘,就会新建一个文件,有时候又直接接着上次新建的文件往下写;我觉得写不下去的时候会删段落或章节重写,然后每次写更新都会手痒改掉前面的一些内容;但是删的段落我又舍不得,会打上下划线或者删除线,导致到了现在有很多种版本……

多种版本还好说,有时候“删除”的内容到后面还会用上,我的问题其实是,我现在觉得我当时最后发出来的版本没有打上删除线的原版好………………

醉了……我这得是越写越差?

感觉就是,原版是个想啥说啥的天真又热情的孩子,最终版就让人痛恨,你怎么那么闷骚!怎么那么纠结!有话为什么不说!变得没那么可爱了……

哎……


同样,也因为我每次看都会改,长时间填一个坑,学不会放手……所以很多大大说的那种,看自己以前的文会觉得不好的感觉,我一般是没有(现在甚至觉得以前的更好了)………………所以……事实上这些年也就没有进步吧…………

略难过。

【豹冬】雪姬AU脑洞


脑洞2


欢迎取用,给我粮吃就行⁄(⁄ ⁄ ⁄ω⁄ ⁄ ⁄)⁄



雪姬设定:一种生活在雪山、极地等寒冷地区的生物,寿命长,主要食物是人或动物的生命力,类似吸血鬼。


冬日是一个怕冷的雪姬,所以他每次都不吸完猎物的生命力,而是抱着对方取暖睡一晚,第二天又把对方送到有人的地方,离开自己的领地。

因此产生了古怪的名声,说去到某某地有怪物,怪物美得不行,它会吸收你的阳气,你动弹不得以为要被吃掉了,但是它只是抱着你睡觉,那种濒死的销魂啊怎么怎么,传得神乎其神,甚至有人慕名而来,因此冬日过得蛮爽的。


冬日已经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少了一条手臂(伏笔),只以为也许是人类在反抗他时砍断的,因此也有点怕人。


黑豹还是王子时曾经因躲避追杀进入雪山,冬日怕他死了,先帮他治好了伤才吸他的生命力。黑豹在短暂几天的相处中觉得这个人和雪姬的典型行为方式很不像,反而像是人类(瓦坎达人无所不知),而且还觉得很可爱。

于是成了国王后带着震金手臂来献宝,知道对方怕冷还带来了不用电不用火的取暖器,引诱对方跟自己回家。


后来检查身体以后就发现冬日原来是人类,是被改造而成的“半雪姬”……

【豹冬】小美人鱼AU脑洞

手机里一堆豹冬的脑洞被我冷落了好久……看见豹冬Tag好久没动,心里有点内疚,于是发一些脑洞出来,求文?

其实原创性可能也不强,要是已经有人写过了,麻烦跟我说一声~~

想拿去写的也是跟我说一声就行~


————————————-


海族巫师Hydra(一条大章鱼)喜欢用魔法袭击过路的船只,冬日战士是一条人鱼,原来被Hydra用魔法催眠帮他干了很多坏事,后来清醒过来以后成了执着和坏蛋战斗的义警。

他在战斗中受伤失去了手臂,后来又有一次,Hydra把他变成人类想要淹死他,战友Steve拼命把他推上了海面。


冬日战士以前救过的王子的商船把他救了起来,王子被救的时候对冬日战士一见钟情,所以每次都经过这片海域希望能再见到对方。


冬日战士被救以后总是闷闷不乐,王子就安慰他,教他用人的身体战斗、用兵打仗、开船、游泳,后来给他做了防水的振金手臂,帮助他回归大海,成为海域的守卫者……

【豹冬】切换时刻/Switching Time(7)融合

Chapter 5 融合

改了一些地方,日常求评论~~


前情提要:

特查拉忍不住被“巴恩斯中士”所吸引,这让他有些纠结;在这段时间里,人格融合治疗开始了。人格融合第一轮,简单说来是巴恩斯中士和少年巴基。前文请看合集~


正文:

第一次的人格融合持续了两周,使巴恩斯在这两周内除了进食洗澡上厕所,几乎都在梦中。梦里有交织的两种记忆,“房间”里那两个仿佛来自平行世界的巴基在争论谁的记忆是正确的。有时候“舍管”巴里会出现调停,有的时候是战斗管理员,最后,巴恩斯的脑子里听见了一个冷静而清晰的声音:“让我来。”他极少听见他的声音,但是他就是知道——这是掌管战斗记忆的Winter“冬天”。这个声音让巴基和詹姆斯都放松了自己,陷入沉眠。

 

巴恩斯长时间的昏睡让美国队长十分担心,黑豹却看起来较为镇定,即使他常常半夜徘徊在那间房的走廊上。猎鹰通过JARVIS严密监控着巴恩斯的情况,表示这仍在预料之内。

 

歪在最近的小客厅打盹的黑豹突然惊醒,黑暗中有对眼睛看着他。他深呼吸了两次,认出了来人。

“巴恩斯?巴基?”第一个问句是问来人为何出现,第二个问句是确认所来的人格是谁。

黑影没理会他的问题,说:“你是黑豹。”

“是的,我是。”特查拉下意识挺了挺胸,坐得直了一些。

对方沉吟片刻,以喃喃自语的音量说:“黑豹:可信任、盟友。”

“你的意思是,我是你的朋友吧?”

巴恩斯猛地抬起头来,眼睛被纽约夜间的光照亮了:“朋友。史蒂夫。”

 

特查拉难掩失落,史蒂夫在巴恩斯心中的地位也许真的无人可以替代。

他调整了一下心态说:“是的,我和史蒂夫一样,是你的朋友。你需要他吗?我可以叫他过来。”

巴恩斯摇了摇头:“我可以完成任务。”

任务……这个关键词让特查拉明白过来他在跟谁打交道——是冬兵,但不是不会表达的资产也不是脾气暴躁的管理员,那么只有“冬天”了。

“你的任务是什么?”

“冬天”又看了过来,目光却投向很远的地方:“记忆回溯。”

“在你进行记忆回溯的同时,可以向我报告你的记忆吗?”特查拉知道自己有些急于求成了,但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冲动。

“冬天”的目光终于在特查拉身上聚焦起来,却给了一个让他更难过的答案:“记忆报告权限不足。”

也许是睡眠不足的原因,特查拉觉得眼睛酸涨得要流泪,不禁低下头揉了揉。

“可以报告任务进程。”“冬天”说道,让特查拉笑了出来,也是,以前冬天还完全不跟他说话呢,现在都会安慰人了,这难道不是进展?

“好的,冬天,请报告任务进程。”

 

“冬天”看了他一会,竟然也露出个微笑来。

 

冬天告诉特查拉,他做的事情是参照自己的记忆给两个巴基的不同记忆贴上标签,“真实”或“想象”,这样当融合的巴基醒来后就不会再有记忆矛盾的情况。因为冬天有相机一样清晰的遗觉记忆,似乎其他人格都很信任他。特查拉再次为多重人格的奇妙合作而感到惊叹。

 

似乎很快,冬天便“报告”说任务完成,回到了房间,而特查拉原本很困的大脑却变得兴奋不已,勉强回到房间眯了几个小时,就精神抖擞地赶去厨房参与复仇者的早餐。

 

巴基赶在早餐快结束时出现了,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似乎也有修剪一下,梳得整整齐齐,穿着合身的衬衫和裤子,让史蒂夫眼前一亮,显然认出了“他的巴基”。

黑豹看着两个好朋友拥抱,心里又不可抑制地酸了起来,尤其是当他发现巴基似乎在躲闪他的目光。史蒂夫去灶台给巴基煎鸡蛋时,黑豹放下叉子,向餐桌上的复仇者们宣布他需要回国一阵子。黑豹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巴基的反应,结果巴基只是低着头研究桌上的火腿片。

 

所以当他磨磨蹭蹭来到楼顶停机坪的时候,没想到巴基会在这里等他。

“巴恩斯中士?你在这儿做什么?”

巴基笑笑:“我来送你的,怎么说你也算是詹姆斯的男朋友。”

“罗杰斯队长让你来的?”特查拉压着内心的喜悦,警告自己不要高兴得太早。

“你在嫉妒,对吗?”巴基皱眉,直接地说道,“我还以为国王是很心胸宽广的。”

特查拉只忍了一秒:“……我在你面前并不是国王,只是个卑微的追求者。”他说完想到,以自己此刻的情绪控制力来说,真的需要去瀑布下冥想一段时间了。

“嘿,特查拉。”巴基抬手示意他冷静,“你怎么了?你说过我们要做平等的朋友,下次见,你不记得了吗?”

“那是……”我对小巴基说的。特查拉明白过来。

“你明白吗?小巴基和我融合了,现在,小巴基也是我,所以,你……也对我很重要。”

 

特查拉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把行李袋往地上一丢,朝巴基张开双臂。巴基迟疑地走过去,感受了一个快要让他喘不过气的拥抱。

“我感觉很糟糕,”特查拉不让巴基看到自己的脸,坦白道,“真的,很糟糕。我不想只做詹姆斯的男朋友,我想拥有你,全部的你。我想这也许不恰当,你们是那么不同,你们都有权利选择。而且,就算你们都是一个人,也不可能只属于我一个人。这种……占有欲,也让我很不舒服。”

“……我能理解。”巴基拍了拍特查拉的背安慰他,“这的确有点难。”

特查拉怀疑巴基是否真的能理解,因为在他的印象里,掌管快乐回忆的巴基不记得任何挫折。但他没说什么,只是松开了对方。

巴基有些怯怯地问:“你还会回来吗?”巴基低头抬眼看他的样子非常地可爱迷人,特查拉只能用力克制住自己。

“当然。我只是需要冷静下来。如果詹姆斯醒了,请转告他,我很想他。”特查拉恢复了风度,巴基却觉得若有所失。

“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是詹姆斯,你会为了他留下来吗?”巴基忍不住问。

特查拉回答不出来,最后只是在飞机的响声中耸了耸肩。

 

其实巴基此刻的心理也非常矛盾,他只是不知如何表达。虽然那些久远的、漫画式的情节不是真的,但是小巴基和黑豹相处的回忆、他感受到的小巴基对黑豹的崇拜之情,都是后来的、真实的。于是特查拉在现在的他眼里变得高大又英俊,仿佛发着光,这让原本只把特查拉当作普通朋友的巴基有些措手不及。

还有那些被冬天贴上“幻想”标签的回忆,虽然现在看起来真的挺傻的,但小巴基的确受到了打击。小巴基不喜欢史蒂夫纠正他,这让小巴基比起史蒂夫更喜欢和黑豹待在一起。他们两“人”应该负责让詹姆斯快乐,现在合体了,巴基才明白,原来有光就会有阴影。

 

巴基在特查拉走后站在楼顶发了多久的呆,特查拉就在飞机里看了他多久。


tbc.

【强朵】墙垛故事(一发完HE)

我又又又又进一人圈了……枯辽……

无奈只能自割腿肉。照着大纲写点小片段。


警告⚠️:关系混乱、韩剧狗血、韩朵朵成年设定

声明:除了脑洞以外我什么也不拥有,绝无恶意


1.

“刘培强叔叔,我是韩朵朵,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爷爷不在了,刘启他……哎,他还好,可是他情绪不太对,我好担心他……”

木星危机结束之后,刘培强在亟待修复的空间站里接到了一条带着哭腔的录音信息,深深地叹了口气。

 

2.

“刘叔叔,您好!初次见面,我是韩朵朵!欢迎回家!”

很多年后,刘培强终于回到地面,接受了舰队的地勤工作。虽然没能第一时间见到刘启,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有个出落得亭亭玉立的便宜女儿接自己回家,刘培强觉得也不错。只不过之前总设想的拥抱已经有些不合时宜,因为“女儿”已经长大成人了。

“谢谢你来接我,我还要谢谢你给我讲那些刘启的小故事。这么多年,你也照顾了刘启很多吧?”

“没有,这都是应该的嘛。”

韩朵朵笑眼弯弯:“刘叔叔,咱们也算是一家人,拥抱一个吧?”

大姑娘都和自己想一块儿去了,没有拒绝的道理。

朵朵觉得刘叔叔还和家里的照片上几乎一模一样,真挺帅的。怀抱也和想象的一样结实,真好,这样,朵朵也算是有个爸爸了吧?

刘培强像猜到她在想什么一样,松开她说:“对,你是刘启的妹妹,当然是我的女儿了。”说着再次认真打量了她,“哎,可惜你都长这么大了,也不需要监护人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谁说不需要的,刘启不需要我可需要,他欺负我的好多事情我都要跟您告状。”

“哈哈哈哈,好啊!我也会有事要麻烦你的,请多多指教。”

 

3.

“刘户口,我要去和你爸吃饭了,你真不去啊?”

“不去,我没这个爸。而且……哎,之前也见过了。”

“你可别后悔,反正我没爸,不介意抢来用。”

“想要就拿去,别烦我。”刘启没好气。

“行,那我今天就叫他爸爸。”

刘启下意识转头想叫住她,只见她狡猾地笑:“怎么样?跟我一起去吧?你跟我一起去我就不叫。”

“……那有啥的,本来就……也是你爸。”

“哦,那你承认他是你爸了?”

 

4.

“刘叔叔,刘启的脾气真的是怪,有时候烦死他了。”

“是吗?”

“他啊,其实可想见您了,今天都跟我一起出门了,走到一半他又说有什么事,就回去了……不过他让我把这个拿给您。”朵朵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刘培强。

照片是朵朵和刘启最新的合影,还P上了刘培强最近的样子。翻过来,背面有朵朵和刘启的签名。刘培强接过笔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朝朵朵微笑。

 

5.

“朵朵,聊聊你吧,有男朋友了吗?”

朵朵突然脸红了,暗暗倒吸了一口气。

刘培强看到她这个样子觉得挺可爱的,忍不住想逗她:“朵朵,你是不是喜欢刘启?”

“诶???”韩朵朵松了一口气,连忙挥手否认,“不不不不不,谁会喜欢他那样的啊!”

“是嘛,那挺可惜的。”

“哎,也不是……他也挺多人喜欢的吧,但他是我哥啊,我对他没那种意思!”

“哈哈,我跟你开玩笑呢。”

“哦……咳,我也挺多人追的。”

“那当然了,朵朵这么漂亮。”刘培强说着,忍不住抬手想揉一把朵朵的短发,但还是收回去了,“我就是觉得你跟刘启应该也挺般配的。你们俩在一块互相照顾我也会很放心。”

韩朵朵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掩饰着自己越来越重的心跳。

 

6.

“那那那,刘叔叔有女朋友吗?”

“我?”刘培强惊讶地缩了缩脖子,“我这种老人还交什么女朋友?”

“您一点儿没老,看起来和我以前在刘启的照片上看的一模一样!”韩朵朵看着对方鬓角的少量白发不假思索地说,把年长者逗笑了。

“不过我也有刘启的妈了。”刘培强带点自嘲,“哎,说起来,她也叫韩朵朵……”这句半开玩笑的话说到后边儿气氛却变得沉重起来。刘培强多年来第一次放任自己在别人面前短暂地陷入了和妻子相处的回忆中,他的朵朵……和面前的这位其实并不相像,这让他忘记了女孩原本就是沿用了她的名字。

“……哈哈,我知道的。爷爷说过。”女孩有点不是滋味,“对不起啊,提起您的伤心事了。”

 

7.

“我要是有了喜欢的人,能带给您看看吗?”

“应该的,我一定帮你好好把关!”

 

8.

“刘中校,经常来的那个女孩子是谁呀?女朋友?”

“嘿,别开玩笑,小朋友叫我叔叔的。”刘培强板起脸来说。

“是嘛……”问话的对方似乎不太买账。

 

就像是知道了别人的闲话一样,刘培强反应过来的时候,朵朵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来过了。

 

9.

“喂,韩几木,怎么你最近有点闷闷不乐的?谁欺负你了?跟哥说!”

“算了吧,刘户口,你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就不错了。”

“嘿~我有什么事儿麻烦您大小姐帮我处理啊?”

“你爸回来以后你去看过几次啊?连现在的住处都是我送他去的。”

“……呃……”

“你啊,有空的时候还是多和他见见吧,至少你现在还知道亲人在哪里,我就没这个机会了。”

刘启挠了挠头:“唉……这不也是没什么时间嘛……他也忙,我上回不是给他打电话了吗……”

“哥,我觉得总是我一个人去看他不太好。他毕竟不是我爸。”

“我的就是你的啊!”见她严肃起来,刘启不禁有点着急,“哥有的你都有!你要是不喜欢他,咱们就不认这个爸!他是不是说什么不好听的了?哥帮你揍他!”

“你神经病啊?三十多岁的人了,揍你爸干什么?”朵朵瞪了他一眼,关上台灯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

 

10.

也许是朵朵的努力终于有了效果,刘启和他爸的关系缓和了一段时间。

 

其实,父亲在地面上的这个事实已经让刘启觉得心里的一口气落了地,走路都稳了许多,对见面这个形式倒没有那么重视,毕竟这么多年也都习惯见不到爸爸的生活了。见到对方的时候反而觉得有点难以接受——爸爸虽然的确比自己印象中老了一些,但是和二十多年前的样子差别真的不太大,和一些自己称呼为大哥的前辈看起来差不多,这让他觉得自己又变回了当初那个无助的小孩子。不知道怎么的,“爸”这个字就是叫不出来。

 

刘培强也有类似的感觉。在空间站时,重复又极其要求精准的工作让人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休眠的那些年更像是没有意义的数字,只让他感觉技术发展得比较快。现在见到了已经能独当一面的儿子,才终于有了点时间流逝的实感,却也没那么快能接受现实。儿子的成长过程没有他的参与,这让他很难理解刘启的一些行动或者观点。横亘在父子之间的二十多年始终像一座高山一样难以翻越。

 

于是父子每次见面都不尴不尬的,为了保持表面的和平也都没有提刘启妈的事。朵朵在的时候气氛会活跃一点,但她也不是每次都在。这让刘培强有些怀念和朵朵单独相处的时候。

 

11.

朵朵工作越来越忙,后来干脆只偶尔打个电话来问候一声。刘培强主动去找刘启的时候也从来没见过她在。

刘启说她好像谈恋爱了,刘培强回到自己的单间里把这句话咀嚼了一晚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苦,也许是羡慕年轻人“还可以感觉爱的疼痛”。

刘培强睡不着,起来坐到书桌前。一本书里夹着朵朵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一个方形的小镜子,鬼使神差地,他总是忘记还给她。他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觉得还是体面的。他想也许自己也还可以找个伴儿一起过,没必要像个孤寡老人一样只等着小辈的关爱。

 

12.

朵朵手里攥着一面小镜子,出的汗弄得镜子有些黏黏的。她已经想好了,就说请叔叔帮看看这人和自己般不般配,然后把镜子拿出来。大概连爷爷也会说这套路老土。

 那天他们喝了一点酒,但不至于断片。朵朵正想把套路拿出来,看着男人带点水汽带点伤感的眼神望着她,又好像穿过了她看着很远的地方,她忍不住拥抱了对方,不想再看见他的眼睛。

刘培强也紧紧地拥抱她,默默打湿了她肩膀上的布料,但最终什么也没做。分别的时候他还说谢谢她,但她真的不明白他谢的是谁,谢的是什么。

 

13.

刘培强梦到了韩朵朵。先是现在的韩朵朵,然后变成了刘启妈刚认识时的样子,一晃神又是刘启妹妹的短发、圆眼睛、小巧的鼻子,还有弓形、侧面看有些上翘的嘴唇……

 

醒来后他给刘启家打了个电话,接的正好是朵朵,他却突然语塞,两人相对沉默了片刻,直到二分三十秒的提示音响起,刘培强才说:“听刘启说,你有对象了?不用我帮你看看吗?”

“不好意思,工作太忙了,很久没去看您了。”朵朵回答道,相当于什么也没回答。

“是啊,好久不见了。有空叫上刘启一起吃点东西吧,也可以再叫上你的男朋友。”我有点想念你。

“嗯。”我很想你。

 

14.

“刘培强中校,这里有点问题。这位患者韩朵朵不是您的直系亲属,不能享受您的医疗福利。”

刘培强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

刘启和朵朵一起执行任务时出了个小事故,人倒是都没受伤,但朵朵因为不明原因地晕倒而被刘启送进医院。扫描的生理指标都正常,但赶来的刘培强放不下心,坚持要给她做全面检查,这涉及了医疗资源的动用。

 

刘启的任务不能停下,已经回到了岗位上。朵朵在病床上睡了几个小时,醒来觉得神清气爽,坐起来看见床角自己沉重的防护服,忍不住叹了口气。

刘培强进门时看到的就是这个可爱的场景。

 

“多休息一会吧,我替你请了一天假。”

朵朵转头看见刘培强不由得笑了:“做军属还真有好处。”

朵朵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刘培强想和她一起笑,还想刮她的鼻子,但心里的事让他把这冲动压了下去。

 

他淡淡地微笑,坐到床边的椅子上靠近她。朵朵瑟缩了一下,有点怕他训斥自己。他想了想,伸手把朵朵的手握在手里,郑重地说:“说到军属,朵朵,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儿?”

 

朵朵的心跳在几秒钟内忽然加速又忽然减速,她的手蠢蠢欲动,既想捂着心口呻吟,又想推开面前的人,最终只是皱着眉头把手抽了出来,冷淡地请他出去。

 

刘培强担心她的身体,坚强地坐在旁边把理由说了一遍,看她脸色如常才离开,离开时还叮嘱她休息够再走。

 

朵朵气得打枕头,气完又觉得自己好笑,把自己在被子里卷成一团。

 

15.

“韩几木,你是觉得叫刘几木难听吗?”

这阵子刘启致力于挖掘出韩朵朵拒绝上军属户口本的理由。

“去你的。”

“你是不是快结婚了?你对象不让你上咱家户口本啊?到时候你万一抽到生孩子呢,有外公撑腰总归是好点儿。”

韩朵朵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谁跟你说我有对象的?我懒得否认你还当真了!”

“不对啊……李一一那家伙……哎呀那你说你因为什么吧?”

“李长条说我什么坏话了?他是你眼线吗?我还没说你们俩勾勾搭搭的想什么坏事呢?”

“嘿你别转移话题啊……”

 

直到刘启发现朵朵的防护服胸口口袋里放着一张刘培强的证件照,他才明白过来。

 

16.

刘启和他爸打了一架。

禁闭室里,刘培强从口袋掏出一张折好的纸,打开来看是一张大些的照片夹着一张小照片。他看了看,把有刘启妈的全家福递给刘启看,自己盯着比较新的“全家福”上的朵朵出神。

 

刘启看着妈妈的脸,哭了在刘培强回来后的第一次。哭完,他问刘培强:“你到底喜不喜欢朵朵,你要是喜欢她,你们就结婚,如果你们玩完又分手的话,我就不会再见你了。”

 

刘培强也哭了,沉默着不停地抹泪,自他加入军队以来极少有这么狼狈的时刻。

 

17.

刘培强还是把小镜子还给了韩朵朵,在他们俩搬进新家以后。

记个梗,刘培强X韩朵朵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突然想磕这对,就脑了个韩剧风格的梗,不一定有空写,谁想写的欢迎拿去~评论里跟我说一下就行~


警告⚠️:emmm傻白甜警告吧,仔细想想这也没乱伦?



私设木星危机没有牺牲空间站就解决了,但是因为木星危机空间站受损,也死了一些人,刘培强又没法退役了。


等到他终于退役回家的时候,朵朵已经二十多岁,刘启三十多岁,跟老刘看起来差不多大了。


刘启不愿意接受这个爸,就经常不回家(或者不住在一起,有机会去见也不去见)。


刘启有很多年不愿意接爸的电话,朵朵小时候就经常代刘启接电话,一口一个刘叔叔,讲哥哥的事情给老刘听,所以刚见到的时候就比较亲切,也暗暗觉得刘叔叔挺帅的(有点渴望父爱的意思)。


如果是住在一起,就因为哥哥不愿意在家而导致经常独处;

如果不住在一起,朵朵就经常代哥哥去看他,送点礼物假装是哥哥给的之类,想安慰对方,久而久之老刘的同事就以为两个人是谈恋爱。


反正就慢慢产生了感情。


朵朵知道自己的名字其实原来是刘启妈的名字,喜欢老刘以后就有点患得患失,不知道老刘叫自己的时候心里想的谁,就也学哥哥开始躲老刘。

老刘原来就把朵朵当女儿,但是慢慢没法再把对方当亲人;有时候的确和朵朵想的一样会有点恍惚、认错人,因为朵朵跟他和老婆谈恋爱的时候差不多大了。就觉得不好,默契地和对方拉开距离。


互相思念又假装没事,偶尔还是通电话,就是比较尴尬。


这时出个什么事,要么是朵朵发生意外进了医院,要么是老刘身体坏掉了要写遗嘱,要么是老刘买房子想写儿女的名字(?好像都不太合适,还可以再构思一下),反正这个意外事件的结果就是老刘想保护朵朵但是被官方说没有资格,你们俩不在一个户口本上,没有这种操作blablabla。


于是老刘就问朵朵愿不愿意做他的女儿,正式补个手续,改名叫刘朵朵,说得郑重得像求婚一样,朵朵虽然十分感动然而拒绝了。


刘启本来觉得挺好,可以正式做一家人了,见朵朵拒绝就发现了猫腻,觉得老刘是禽兽,把老爸打了一顿。

打了一顿反而发泄了这么多年的怨恨,俩人就哥俩好了。


然后刘启就变成了助攻,最终通过结婚解决了不在一个户口本上的问题。

【花邪】起夜(R18)

返璞归真,写了个情侣间凌晨三点可能会发生的小插曲。荤的。

虽然没什么剧情,还是想要很多评论!嘤嘤嘤!

走AO3,18岁以下请勿食用: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644751